笔趣阁 > 玄幻一点红香港官方马料 > 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 > 第八百四十四章:制霸南疆(七十)雨月政变
????每个月的第一天,都是国民议会全体议员集合例行会议的日子,这次雨月(5月)1日也不意外,因而奥兰治选择在这天发动政变。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1日凌晨奥兰治就赶到改良军团的军营,通过米波洛卡在军中部下的安排,得以暂时在内隐藏,等到早上清晨换岗时,诈称得到马埃尔的授命,以此为借口去夺取军队控制权,然后就向巴蒂罗斯进军。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期间最危险的时刻,也不过是改良军团主将移交军队控制权之时,这同样被奥兰治安然度过。

????对于奥兰治声称自己得到“马埃尔密令”的说法,主将不是没有怀疑,毕竟此前自己不是很顺从的按照马埃尔的指示去做吗?可是在想起前两个违抗马埃尔命令主将随后的命运以后,主将最终压下对奥兰治的怀疑,同意让他控制改良军团。

????而且在主将看来,政变这种事情是最为冒险的,如果奥兰治想要发动政变,必然肯定得到马埃尔的命令,难道他敢自己发动政变吗?

????就是在这样的考虑下,奥兰治成功控制了改良军团,随即趁着太阳正好,便下令朝巴蒂罗斯进军。

????在军队中,奥兰治的面孔就是最好的虎符,号召力比马埃尔还要高,因而改良军团十分顺从的服从奥兰治的命令。再说了,奥兰治都带着他们政变过两次了,这不过是第三次而已,怕什么?因而士兵们不疑有他,立刻朝城门前进。

????当改良军团到达城门时,这里的卫兵已经被米波洛卡手下的派系给控制,因而奥兰治没有花费多少精力就进入城内。

????此时是白天,改良军团进入巴蒂罗斯的消息没法瞒太久,片刻之后就传到国民议会中,引起议员们不小的骚动,一个议员当即就跳起来质问马埃尔:“你终于私下最后的伪装,又要发动政变了吧!”

????这话问的马埃尔一脸懵逼,虽然我确实经常政变,但是这次政变真的和我无关啊,不过也因为马埃尔政变次数过多,不怪一有政变,别人就立刻怀疑主谋是马埃尔。

????由于不知道谁是主谋,国民议会充满了争论,奥兰治利用这个机会,率领改良军团将议院给包围,军队的枪口瞄准了议会。

????此时议会已经闻听外面的动静,见到带队的居然是奥兰治,马埃尔已经气的脸色发青,他气愤的大吼道:“奥兰治,居然是你!背主小人!”

????面对马埃尔的指责,奥兰治神情平静的说道:“授予我职务的是国民议会,而不是你,阁下,难道你将自己和国民议会割裂开来了吗?”

????马埃尔被奥兰治反驳的哑口无言,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回话,奥兰治就命令与马埃尔无关的议员出去。

????这操作马埃尔太熟悉了,先把无关议员赶出去,然后再拿出悔过书和承诺书,在刺刀的威胁下逼迫自己这些人签名,签完以后就可以去山谷行省玩人猿泰山,事后再让国民议会承认这次政变的合法性,就此完事。

????马埃尔为什么这么熟悉这套操作?因为这就是马埃尔总结出来的政变标准流程,只不过以前是用在别人身上,这次是要被别人用在自己身上。

????对于自己即将遭受到的命运,马埃尔不甘,咆哮,愤怒,甚至动用了灵力,然而却没有任何效果,因为国民议会本身所具有的权威性,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起义与政变中被消磨殆尽,马埃尔自己摧毁了能保护自己的枷锁。

????在无关议员被赶出议会以后,马埃尔派系的议员在灵燧枪威胁下,被迫在奥兰治拿出来的悔过书与承诺书上签字。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政变时义正言辞表示自己绝不接受的马埃尔,在被枪托狠狠的砸了脑袋以后,最终还是老实的在条约上签字。

????签完自己名字以后,这些议员都被改良军团请进监狱中,随后待在门外的议员又重新进入议院,让奥兰治舒心的是米波洛卡与纳列塔赛没有忽悠自己,履行承诺帮助奥兰治收拾残局,承认了奥兰治“雨月政变”的合法性,并授予他临时督政的替代性职务。

????等国民议会承认合法性以后,奥兰治又去首都广场进行演讲,表明自己不是为了某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全悉伯的利益才去发动政变。

????“到今天为止,改良已经持续太久了!当改良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你们一样,都只是一个在下面仰头望着上面大人物的小人物,只能去相信大人物的承诺,自己所能做的不过是奉献鲜血与生命。”

????“然而十年过去,塞利提三世死了,黎溪匿死了,希艾烈死了,季伟罗死了,罗庇尔死了,如今在台上的议员,大多是一群猪狗不如的货色,我们该相信谁?”

????原本被驱赶过来的时候,许多民众还带着不乐意的神情,但是奥兰治的演讲很快就抓住他们的注意力,尤其是在说道“猪狗不如”时,场上顿时爆发出极度热烈的欢呼与喝彩,由此也可以看出督政府在民间的名声。

????“国家一年比一年混乱,我不在巴蒂罗斯我也不知道你们过得如何,但我是组织老兵屯垦的,我看到许许多多,许许多多为国家奉献出鲜血以后,又要流出悲伤泪水的老兵,他们为国家效力,被用完以后却被一脚踢开!”

????“西线的战争仍在继续,雅典娜行省,众所周知的富裕行省,如果不是老兵屯垦团去填充那里的人口,此时这个行省已经没了三分之一的人!东线的战争也还在继续,瓦雷行省,四通八达之地,被来回摧残的破败不堪,遍地废墟!”

????“至于政治?改良者曾经做出承诺,他们会实行代表全体人民的政策,可是这几年的秋千政策,各位可是有目共睹,这就是改良者所承诺的吗?我们拼尽一切就为了换来这些东西吗?”

????“作为一个军人,我看了这么多年,我忍了这么多年,到今天我终于忍不下去了!因此我离开雅典娜行省,我孤身一人回到巴蒂罗斯,我试图结束这一切!”

????“那你们给我们承诺什么?”人群中突然有人发问,这是奥兰治早就安排好的托,而答案自然也早已准备好。

????“稳定、稳定还特么的是稳定!我不是改良者,我不伟大,所以我无法将那些改良者曾经的承诺带给你们,而我能做到的,不过是结束混乱的经济,混乱的政治,混乱的军事,让一切混乱归为稳定,让军队的枪口对准敌人而不是民众!”

????说罢,奥兰治向密密麻麻的人群鞠躬,换来的是整个广场经久不息的掌声与喝彩,稳定,只要有稳定就够了,此时的民众已经不敢再奢望太多。

????随后人群便散去,而奥兰治进入议院之中,忐忑而野心勃勃的开始属于自己的统治,统治自己的悉伯。

????马埃尔被逮捕软禁,他的督政职位被奥兰治所取代,奥兰治一方面命令议院商讨新时代的政策,一方面则将巴蒂罗斯的政变通告各界。

????奥兰治不是太担心西线大统帅,因为他与奥兰治关系还不错,并且没有太多的权力与野心,再说那里还是奥兰治的基本盘,所以他确信西线必然安稳。

????但是东线就不一样了,当初奥兰治离开东线前往西线,就是因为被东线大元帅巴勒克拉诺打压的待不下去。两人关系本来就不好,现在巴勒克拉诺还手握重兵,要是扯旗叛乱的话,相当危险。

????富有经验的米波洛卡这么对奥兰治做出预测:“巴勒克拉诺元帅也是老人,他的心思我很难猜得透彻,但我清楚一点,最危险的情况是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这意味着几个月后他必然掀起叛乱!”

????糟糕的事,事情的走向是往米波洛卡最担心的方向发展,巴勒克拉诺没有对政变做出任何的表态,直到巴蒂罗斯报信使节到达哈多这个他的临时驻地时,巴勒克拉诺才表示刚刚知道并已经接受。

????这种话也就骗骗小孩子而已,巴蒂罗斯政变这么大的事情,神圣秩序同盟都已经得到消息了,就在哈多的巴勒克拉诺不可能一无所知,之所以这样无非就是拖时间而已。

????事实确实如此,巴勒克拉诺只是没有在公众面前表态,然而在自己的亲信面前,他屡屡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据后来巴勒克拉诺孙子小巴勒克拉诺叙述,当他爷爷刚刚得知“雨月政变”的消息时,彷徨若失,脾气焦虑。

????这么几天以后,巴勒克拉诺才召集亲信说话:“我是悉伯贵族出身,年轻时就参与启蒙改良,追随希艾烈为改良奋战十多年,如今都49岁,已经胡子一大把,居然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踩在我的头上,如果这都能容忍,那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说罢,巴勒克拉诺就下令将军队调到西边,准备发动对奥兰治的讨逆,并派人去与神圣秩序同盟联络。

????小巴勒克拉诺没多久就被叫到爷爷的身边,巴勒克拉诺问着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孙子:“我亲爱的孩子,你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要干什么吗?”

????犹豫了一会儿,小巴勒克拉诺问是不是帮助爷爷维护共和?这被巴勒克拉诺大笑的反驳道:“当然不是啊我可爱的孙子,你的任务,是要作为维护悉伯统一的爱国年轻人,逃到纳苏贝去揭发我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