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安辰,你听好了,我说错了你就纠正我,不要说我没认真的,我真的认真记录了你很多事情,要是说错了,一定是我记忆混乱了。”顾白拉了拉陆安辰的手说道,她此刻很是紧张。

????陆安辰看着顾白没有说话,但是他傻傻呆愣的双眼渐渐的变得有神,神智也在慢慢的清醒。

????顾白又深呼吸了一大口气来平定自己略紧张的心情,随后她开始说道:“第一,你平时吃肉都喜欢吃牛肉,蔬菜水果都可以吃,不太挑食,属于好养活的。”

????“你说你父亲把你财产都冻结了,没关系的,你好养活我可以养你的,我们两个不会饿死的。”

????“第二我知道你讨厌有带浓重香水味的人在你身边,所以你去化妆间化妆的时候,我都在包里准备着空气清新剂,你不舒服了我就喷。”

????“第三,你喜欢的颜色是黑色,而你的粉丝们时常拿的都是白色的应援牌,因为你对这点都无所谓,所以蔓雅姐上次给我应援牌还是绿色的!

????五颜六色的应援色没有一个是你喜欢的,你不要不开心,我会把你喜欢黑色的事情都告诉你的粉丝们,有一天你就能见到你的粉丝们举着黑色的应援牌欢迎你。”

????“还有第四,我知道你的酒量的很大,但是你不并喜欢喝酒,也讨厌身边的人喝酒,尤其讨厌我喝酒。”

????“你怕待在小又黑暗的地方,但是如果这个地方的上空有像星星那样一闪一闪的东西的话,你可以在这里待上一小段时间,如果没有人来救你出去,你就会变得暴躁,这个时候暴戾的第二人格就会出现。”

????顾白早就已经了解陆安辰两个人格的性格,她一直都不是特别的肯定,觉得自己了解的可能只是片面。

????所以她一直没敢跟陆安辰的主人格说她了解到了点点他两个人格的事情,她怕到时候会害了陆安辰。

????陆安辰两个人格的差别说大,但不大,说不大,但很大。

????在看到自己讨厌的人时,主人格的陆安辰会选择无视,并平静的路过,他会想着在其他地方来让自己讨厌的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第二人格就不同了,做事简单有暴戾,看到讨厌的就直接上去打,然后再在各种领域打压这个人,然后让这个人慢慢的消失在他眼前。

????有时候对付一些小罗咯,第二人格的操作更是简单,直接把人送到国外去,而主人格则是不会和这些人计较。

????这两个人格有很多共同的地方,都有点工作狂的样子。在对待工作上,总是谨慎努力的让自己做到最好,让人无可挑剔。

????但是这两个人有一点点不好,就是眼瞎,第二人格执着于她,主人格隐约着似乎对她也有好感。

????唉,平时因为没人喜欢有点忧愁,现在有人喜欢了,她又忧愁和烦躁,可真贱啊。

????顾白深呼吸了一口气,双眼紧盯着陆安辰,紧张的问陆安辰:“陆安辰,我说错了没有?”

????话音落下,顾白屏住呼吸,心脏“砰砰”强有力的剧烈跳动。

????陆安辰看着顾白,嘴角噙着笑,他忽然向顾白倾去一把抱住了顾白,声音磁性的说道:“老婆全部都说对了,我以为还要很久很久,才能听到你说这些话。”

????“什、什么意思?你是陆安辰哪个人格啊?”顾白愕然,这陆安辰分裂信的人格了?

????陆安辰刚才是朝她叫的老婆吧?他不是认床上的龚先生为老婆的吗??她这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话,陆安辰就转过来抱住她喊老婆了。

????等等,万一是陆安辰清醒了呢?

????可能因为她这一直念念叨叨,就把醉酒意识朦胧的陆安辰给念清醒了!

????天哪,她这是要成为唐僧吗?

????陆安辰摩挲着顾白的脖子,淡淡的回道:“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你的老公。”

????这话说的没毛病,不管陆安辰是主人格还是第二人格还是什么其他的,反正他陆安辰就是她的老公,这可是有结婚证的。

????那她暂且就把现在的陆安辰当做是一时惊醒了的第二人格。

????“我刚才说的都对了是吧?”顾白问道,

????“嗯。”陆安辰应道。

????“我可真是委屈你了,那么多事情都你一个人扛着,你难受你委屈你就说出来呀,很多事情我……”顾白顿了顿,小声的道:“我又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该怎么做……”

????陆安辰捧着顾白的脸,嘴角噙笑道:“我不委屈了,我刚才的都听到了。”随后他又抱住了顾白,“我们要好好的。”

????陆安辰是真的是醒酒了,他们去了龚先生的房间休息,就留下龚先生一人独自在房间里。

????第二天两人醒来都是因为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敲门,所有人都要准备拍摄了,当工作人员看到陆安辰的房间里走出龚润星,龚润星的房间走出陆安辰的时候,他们在怀疑自己死不是在门上贴错了号码。

????虽然工作人员们疑惑,但是大家都很理智的灭有去问原因,只是私下开始传陆安辰和龚润星的关系很特别。

????对于昨晚酗酒的事情,陆安辰和龚先生都选择了闭口不谈,顾白是看不懂他们的操作,下午的时候《游戏时光》第三季第一期的录制完成了,顾白和陆安辰准备着要离开了。

????顾白和陆安辰要赶往《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剧组拍摄两场夜戏,而龚先生则是继续待在《游戏时光》节目组里,他要继续录制综艺。

????走之前,顾白向龚先生叮嘱了一些事情,就是让他注意照顾好自己,龚颜音有事忙去了不能来照顾他,顾白还笑了一番龚先生的酒量。

????回到《妖怪》剧组直奔化妆间去准备等会要拍摄的妆容,画好浓妆换好厚重的服装,时间亦然到了拍摄的点。

????顾白隐隐有些担忧陆安辰,因为他只在赶过来的车上看了一下晚上两场夜戏的内容,这时间……陆安辰的发挥可能不是很好。

????顾白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没有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陆安辰挨骂了。

????“全场休息五分钟!”袁余路大吼着。

????他来到陆安辰面前,双手插腰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两天干嘛去了?!录个综艺回来都不会拍戏了吗?”

????“难道你参加的综艺是不用表演的吗?没有剧本吗?我不信!”

????“有。”陆安辰一脸平静的回道。

????顾白凑在他们身边,心中甚是紧张,这陆安辰的脾气虽然不好,但是如果是他的错他挨骂他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大,可如果这个骂人者不知收敛的怒骂,那么他就会生气。

????顾白很紧张,就怕袁余路导演会一个劲儿的骂,平时袁余路都不怎么骂人了,但是一骂人就会不停的骂,嘴巴特别的毒。

????上次袁余路故意针对尹菲菲,可是针对了好几天,后来听人说悄悄话,说有人看到尹菲菲衣衫略微凌乱的从袁余路房间里走出来,后来袁余路便不在针对尹菲菲了。

????有人说都是潜规则了才会被放过,什么故意的为难,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某些。

????“我不想骂人,我已经拍了一天一夜了,就等你这两场完了之后,我可以回去休息,能不能认真点?”袁余路无奈的说道,他本来也是想要骂人的,但是他太累了,都没有什么力气骂,

????他现在啊,只想早点拍完收工回酒店休息。

????“我会认真的。”陆安辰道,“导演你给我讲讲吧。”

????“好好,你刚才就是……”

????见袁余路开始给陆安辰讲戏,顾白大呼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继续骂人,否则更拖时间那些。

????陆安辰的两场夜戏一共拍了两个小时才过,一过大家就快速的收拾工具准备收工回去休息。

????顾白这边忙着给陆安辰卸妆,正忙着呢历飏走了过来。

????他对陆安辰说道:“你今天的表现好差。”

????陆安辰抬眸看了眼历飏,淡然的问:“历大少是过来扣工资的吗?”

????“才不是呢。”历飏拉了一个板凳来坐到陆安辰身边,继续说道:“我今天有一场戏,我被导演骂惨了。”

????历飏说着,一脸的憋屈。

????“你不是请了演技老师来指导的吗?”顾白疑惑的发文。

????她记得历飏可是请了特别有名的一个演戏指导老师来指导他演戏,有那老师的指导,他怎么还会被骂呢?

????历飏轻叹了一声,摆手摇头道:“别提了,老师说我不是这块料,被我气走了。”

????听到历飏这话,顾白一下笑了,忍不住笑问道:“气走老师,你这么厉害的吗?”

????见顾白隐约嘲笑自己,历飏蹙眉道:“闭嘴闭嘴,你快给陆大哥卸妆,我要请陆大哥喝酒去。”

????陆安辰眉毛微挑,“堂堂历大少叫我大哥,我有点担当不起,可不要这么叫我,等会儿人家都以为我是走关系进来的呢。”

????“说到走关系,有个男生想要进来,他是施恬雅父亲那边的人,现在没有还没拍摄戏份的角色,我觉得我极有可能被换掉,我演技太生硬了,你教教我呗。”历飏道。